要说促消化,还得靠速溶咖啡

连续8天的出差,每日高强度的工作,着实把我打蒙了。表现就是疲惫,什么都不想做,随时都很困,消化不良。回到家的第4天才稍稍缓过神来。今早起床后吃了煮玉米,为了打起精神坐在电脑前喝了一杯速溶咖啡,这几天喝法压壶泡的咖啡一点作用都没有。速溶咖啡真是促消化的良方,才吃了玉米两小时就已经饿了。很尴尬,现在吃午饭太早,而且吃了午饭脑袋瓜又会糊成一锅粥,又要重新醒脑进入工作状态。太难了!我还是做饭去吧!

下午了,脑袋没有糊,为了提高生产力,又喝了一杯速溶咖啡。

刚刚忽然想到,前两天景军老师在“瘟疫人类学” 的线上讲座中谈到,他近几年观察非洲人类学,发现非洲学者在研究当前社会问题方面做的特别好,人类学更社会学化。相比起来,中国人类学者喜欢做理论讨论。我觉得根本不需要看遥远的非洲,观察同为华人社会的台湾人类学界就可以发现,我们的人类学家对当前社会问题的回应太少了,他们真是一个非常高冷的圈子。不过转念又一想,在当下这样的环境中,你让特别具有批评精神的人类学者,在体制内表达什么呢?民族问题、城市化问题、公共管理、乡村振兴……几乎每一个议题都很难开口,或者,得用多曲的笔才能写啊!

下午看书做笔记,休息的时候就做点家务。本来感到充实又舒服的,结果在一个休息的间隙打开了Normal People,就连续看了3集。现在倒好,眼睛很干,快到9点了还没吃饭,擦灰吸地擦地啥也没干成,快递也没取,菜也没买。这么没有自制力真是要不得。下楼吧,动起来吧。

听播客瞎想

跳岛FM《小镇青年文学:穷、丧、性苦闷?》这期很好听。我之前没有听说过魏思孝,更没有读过他的作品,不过这期他聊的东西引起一些我的共鸣。

他说很认同丹尼斯·约翰逊的话:“在文学上我一无所蔽”,认为写作要非常诚实,不需要美化自己的想法,怎么想的就怎么写。这跟我之前引用过的日剧《重版出来》中的台词意思一致:“制作作品,就是不断窥视自己的内心,无论多么丑陋可耻,都必须面对它”。我当初意识到自己无法成为一个写作者,恰恰是因为对这一点没有信心,而不仅仅是因为读的少,以及懒惰。这期对话里也谈到,将身边的人写进作品给日常社会生活带来的麻烦。这只是其一。就我个人而言,更困难的是缺乏凝视自己内心深处的能量。对的,不断咀嚼、反刍那些苦闷、愤怒、尴尬、空虚、无奈、寂寥、厌恶和自我厌恶……的情绪,是非常艰苦和危险的,因此需要极大的能量。因为没有足够的能量,或者害怕在燃烧能量的过程中变得疯狂,所以常常选择逃避,用更为便宜的方式压抑而非体验和表达它们。

另一处同样有共鸣的地方是他谈到对人性和生活的看法:“人性只有在不如意和失败的时候才是特别迷人的,成功就代表着趾高气扬,好像是你战胜了生活一样,我觉得生活是难以战胜的,在生活面前总是有一种失败和挫折感”。我自己也常常体认到这种失败和挫折感,同时对活得理直气壮、振振有词的人难有亲近感。对了,那种人大多分布在精气神顺畅的大城市。与魏思孝一样,我也是“小镇畸人”。

大概正是基于这样的世界观,魏思孝的表达听上去非常诚恳。说在朋友圈晒干农活是为了满足虚荣心的刻意炫耀;说第一次到城里蹲在马桶沿上上厕所……他认为“对崇高的消解本身也是对真实生活的一种尊重,真实生活没有那么多崇高的东西,都是些粗鄙的”。有趣的是,有位听友做了如下评论:“不知怎么,觉得魏老师的聊天是陀氏式的,‘首先要诚实’,一路诘问到深处的最深处: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里有女信众问佐西马长老,自己有时候甚至怀疑主的存在,佐西马长老说,这样诚实很好,可要小心你的诚实只是为了表现诚实”。看到这段我不禁会心一笑:竟然有人跟我想到了一处!诚实并表现诚实依然不是终点,还有诸多问题需要检视和追问:诚实是为谁表现的?自己还是世界?表现了诚实之后建立的是连接感还是距离感?所谓诚实背后仍有需要进一步诚实的,又将如何处理?而我如此诚实地反思和解剖诚实,目的和意义又何在?看吧,不断消耗能量来思虑这些,就会陷入非常无聊的泥沼。这时候,就该喝杯酸奶别想了。

无事包经事件记录簿 #4

2019年7月10日 星期三:云朵涂鸦事件

从成都到川西出差,常常要坐四个小时以上的汽车,甚至一整天。聊天、睡觉、吃零食、听播客、听音乐…这样不断循环。依然会有百无聊赖的时候。很多次被天上的云拯救。与成都平原相比,川西高原的云特别白、大朵、厚实,相貌出众。也许还因为在城市中,人和云都过于匆忙而忽视了彼此。感谢这些神仙、怪物、野兽、莫扎特…给你们拍写真、修图、编对白,做着这样无事包经的事,就从狭窄的车厢里获得了解放。

无事包经事件记录簿 #3

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:成立了“𤆵土豆联盟”事件

《四川方言词典》(四川人民出版社,2014年3月第二版),293页。

出差途中,我与另外两个女生成立了“𤆵土豆联盟”(以下简称𤆵盟)。

我盟的宗旨是“宁碎不脆,以葩养𤆵”。主要业务有两大块:1.鉴定各种火锅、汤锅里的土豆是否已经煮𤆵;2.强烈谴责“脆党”和“可𤆵可脆党”。

目前联盟只有创始成员3人。一人为鉴𤆵部长(顾名思义);一人为文化部长(推广正确的𤆵字写法);本人忝列首任主席。

目前联盟运营情况较差,不但被周围人攻击为法西斯组织,影响力鼓衰力竭。而且由于不堪众人压力,内部也风雨飘摇,即将分崩离析。

实际上,𤆵盟的成立初衷,乃是为了团结一致对抗“脆党”和“可𤆵可脆党”。由于土豆由脆到𤆵的过程会被前两者蚕食鲸吞,陷𤆵党于无尽的无望与无助中,𤆵党遂联合起来以为自己争取权益。

然而在实践中,却走上了极端之路,最终不得不导向众叛亲离和自我毁灭。

以上,除了一个稀𤆵烂的鸡汤道理,你至少还可以在这段话中学到𤆵字的正确写法、读音,及其解释。